• 说大话

    2016-11-13

    Tag:

    10月12日贴的,13号显示了好像,发现格式太乱,调整格式重新提交至今,提交审核五六次,都没能通过。应该是被遗忘了吧。终于心有余暇,重贴一次,希望明天(11月14日)可以通过。以下:

    在东京两个月,十分放松,几乎是麻木的。有时候意识到麻木,心里轻微颤动,还不够打一个哆嗦。不全是因为年纪和生理性的衰退,这部分也不太好估量。还有明确的对“感受”本身的厌倦。轻车熟路,按钮按下去,就那几条思路,挨个走一遍也就是一个恍神,那触动也是早有准备,轻飘隔膜,几乎是假的。

    另外没有独处。有几次繁旭出去见人,并且带走移动WiFi,我独自在住处,有意识地想要支起天线,被那意识本身糊住了,只能看见头脑内一片混沌。有时候用手机拍很近的小花,碰一下屏幕聚焦,一按快门又模糊,怎么也抓不住。每次快要向真实醒来,都有这样的挫败,但是既不沮丧,也没有激起斗志,随手就放弃了。可能心里不相信这种事可以勉强。

    瞩目无意识的存在,将它陌生化,遣词造句去捕捉,这件事我好像也做不到了,所以之前那样就是我自己的极限了。不知道是失去了技艺,还是因为已经熟练、变成技艺,就不想做了。起初并不是为了技艺,可能是青春自娱、焦虑导致意识过度和滥用。到目前为止都还不想做一个手艺人,甚至不是非要从事文学。越来越觉得要有什么非写不可的意愿和热情,不能是为了文学本身。文学本身并不提供坚不可摧的价值,而技艺不过是雇佣军。但是这也像是说大话,因为意愿和热情,与钱和健康一样,虽然可以挣、可以养,总归是有限的,用完就没有了。也许以后纯粹因为技艺的那点细水长流的快乐,就路径依赖似的写下去了。 

    前一阵觉得快要写完了,其实还差很多,于是急起来。去日本一放,时间表就作废了,只能重新回到写完算的心情中。有时会幻想解放以后变成另外一个人,吓自己一跳。好像也很难。对很多事情有兴趣,又不到沉迷的程度,乍一想以为都是放松消遣,再一想就觉得也都没意思,像流水拂过不可动摇的石头,多么寂寞。能够承担压力做点有挑战的事,是多么奢侈啊。知道这就是最好的时光,还是盼着写完。

  • 这大半年(二)

    2016-11-13

    Tag:

    那个中年妇女是谁

     

    前天我看见自己心甘情愿

    拎一纸箱鸡蛋上火车

    觉得应该吃惊,可是并不

    想起去年还买过一个木盆

    打算每天睡前泡脚

    也是信誓旦旦,诚心诚意的

    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为家务争吵,抱怨婆家

    装修时大发雷霆

    为了折扣斤斤计较

    我兴高采烈地给人介绍对象!

    还不止一次!

    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要是有一个孩子

    很有可能会送去念奥数!

    不,我并不觉得这就是生活!

    也丝毫没有想起什么沦落

    我看见自己同时感到自由和轨道

    不记得转身,已经站在辽阔中

    履行狭窄。应该庆幸么

    如此坦然,如此自负——还是自欺?

    成为年轻时习以为常又根本看不见

    说起来像个玩笑

    本能地一位与自己毫无关联

    的那个茫茫的世界里

    茫茫的一个人,并且深深地相信

    她并不是我!

     

    2016/5/8

     

     

     

    不妨化个大浓妆

     

    作女人是件滑稽的事

    作男人也事

    特别在意男子气概的人

    和职务先于名字的人

    一样令人感到匮乏

    我不打算谈论

    完全是女人的人

     

    作女人是件滑稽的事

    更滑稽的是不作女人

    也不作男人,在门厅

    永久地徘徊,空守着

    舍不得用的人生

    自己过期了

     

    2016/4/4

     

     

     

    从外面回来不想进屋

     

    小区绿地有一条小溪

    一步就能跨过去

    但是也放了水,飘着柳叶

    树已经很高,风沉兜兜

    光飘忽,鸟叫得密麻麻

    长凳掉漆了,坐着很妥帖

    坐着很茫然,也就只能

    看着这茫然,看一会儿

    这正是我想要的

    我想要复习的答案

    我无法我从来都不曾

    真的、回到存在本身

    山门在每一团

    独处的空气中紧闭

    敲击就是起到

    拒绝即恩赐

     

    2016/6/2

     

     

    夏至

     

    日照最长的那天

    并不是夏天的顶点

    因为土地的热容

    洋流的方向,还有风

    因为期待,失望和熟悉

    因为厌倦,依恋和回忆

    它们有自己的日程

    自己的速度,回旋和缓冲

    季节已知又不可期

    总是在七月甚至八月

    毫不知情地,无所作为地

    度过最热的那一天

     

    2016/6/21

     

     

    窗外

     

    六月的午后

    躺在床上看窗外

    大风舞动柳树

    又美又无所谓的样子

    想象中的客观世界

    开放又无法到达

    而你只能是你自己

    只能是切入它的

    没有粗细的丝线

    你不能拥有

    哪怕一平方米

    更不要说一立方米

    但是你也不会失去

    它永远在那儿

    就在窗外

     

    2016/6/18

     

     

    埋头

     

    从厨房走到卫生间

    一片轻飘的恍惚

    看见这就是我

    我拥有的全部生活

    两间房,三顿饭

    一个转身

    四五部之间积满

    无用的旧物和过往

    竟然也还是稀疏

    人是多么渺小

    热情是多么虚弱

    像足不出户的节日

    坐在沙发上拥有的

    那一片空白

    没什么可抱怨的

    也没什么期盼

    这透明的失望不碍事

    它只是败坏了

    我那小小的嗜好

    不再是意志

    不再是对自己的雄心

    更像是逃避和自欺

    可不是嘛

    最快乐的时光

    就是埋头于此

     

    2016/6/13

     

     

    入秋

     

    昨天立秋

    今天就起长风

    黄叶细小得像落雨

    不认识那树

    也不舍得打听

    连秋风也陌生了

    抚了一路

    都没能唤起过往

    过往

    隔着群山莽莽

    异地的山谷长满轻飘的此刻

    我的记忆归零

    疲倦并没有

     

    2016/8/8

     

     

    八月下旬

     

    风来了叶落

    雨住了蝉鸣

    热重复成溽湿

    绿熟透为黑色

    洞口的风铃摇响

    不含希望的解脱

     

    2016/8/21

     

     

    不可能厌倦秋风

     

    在人造的无穷变幻中

    消耗了待定的肉体

    露出思维的骨骼

    经验的垃圾

    重复的感受本身

    也在重复,于是不得不

    低下头,承认我已经

    穷尽了自身

    花儿早落了

    果实即将腐烂

    没有什么可对抗

    也丝毫不惋惜

     

    在语言的诡计中

    我以为我已经关闭了四季

    我以为我厌倦而轻松

    但是就迎来了秋风

    来自树木和天空

    月亮和海洋

    时间和宇宙

    来自未知的真正的秋风啊

    三十几年依然陌生

    我相信它永远陌生

    活着仍然是未解之谜

    迷惑是仁慈的恩赐

    不,不可能

    我不能,就是那些

    为不能自杀而羞愧的人

    也不可能厌倦秋风

     

    2016/8/28

     

     

    苍蝇

     

    秋天太阳晒进来的寂静的晌午

    没有什么比一只嗡嗡响的苍蝇更好了

    我带着遗落在所有过往房间里的我

    带着集会的欢腾和复活的喜悦

    像是要完成一幕戏剧一般

    追赶着,把它拍死在灿烂的玻璃窗上

     

    2016/9/28

  • 这大半年(一)

    2016-11-13

    Tag:

    在北方没有窗的厨房做晚饭

    春天总觉得外面很明亮
    秋天想着风声
    冬天天全黑了啊归家的人
    夏天,夏天可是最好了
    时间还早呢!
    吃了饭,洗了碗
    把垃圾带下去
    溜达溜达,吃根儿冰棍儿
    还能再看会儿广场舞呢

    2016/3/8
     

    结实

    从工作中扭头
    一只猫爬上柳树
    跳到屋顶,蹒跚
    到另一棵柳树
    消失不见了
    可能是上周的事
    今天想起来
    屋顶事红的
    柳树绿了
    现在更绿了吧
    我已经习惯了
    无动于衷

    看见而不觉得
    也不一定会忘记
    沉没的时光
    回想起来是茫茫的
    永远,像童年

    2016/3/18


    小白菜

     

    外阳台四个菜盆儿
    种了两年
    收获过二十七个
    樱桃西红柿
    一朵步步高
    和三顿小白菜
    去年还生了蚂蚁
    都说别整了
    又整上了
    昨天傍晚浇水
    腾起一股土味儿
    身体里自然地
    涌起去年和前年
    远远的还有
    三十几年前
    我忽然感到压力
    得把菜种好点儿
    不然太做作了

    2016/3/19


    脱发之歌

    四季在余光里
    我在果实的黑暗里
    落叶的决心
    是秋天的情义
    春天在春天时无情无义

    2016/3/27
     

    花火

    昨晚看了半部《花火》
    觉得挺好,就没看了
    不想深入去感受
    不想被弹奏
    已经存储的
    不想再被翻起
    不想惊讶
    不相信还能被启发
    不想再次重复
    不想再次确认我不过如此
    不想结识一个陌生人
    不想体会他的用心
    惊叹他的美好
    暂时还不想
    暂时我只想待在
    好不容易整理好
    还可以持续一段的
    干净房间里

    但是今天中午
    我带着对兴致的自觉
    兴致饱满地骑上自行车
    穿过春风和柳絮
    去吃一碗鱼头米粉
    并且拍了照
    并且发了朋友圈
    并且在花店停留
    带着真假莫辩的做作
    挑选月季,龙胆和雏菊
    不由得我想起电影里
    那个轮椅上的警探
    和他对花朵的奇想
    我能相信吗?
    他相信我的快乐?

    2016/4/8
     

    这样的一天

    犹豫了一下,还是要工作
    同时知道什么作品都不值得
    不能跟这样的一天比较
    只是这样的一天
    这盛大神奇的一天
    我又能拿它怎么办?
    呼吸,游荡,在风中冷透了
    也还事我不能融化
    它不停留、尖锐的徒劳
    而写作事多么含蓄
    又是多么狡诈
    把自欺繁衍得像繁花
    像人造的春天,像生命
    像翻不过的的大山
    挡住真实的虚幻

    2016/4/18
     

    词语

    我不说母校
    不说学长
    正如不说老公
    不拍婚纱照
    因为从来没有
    那背后的感情
    同学聚会我以为
    就是看看人
    结果看见白发耄耋
    站在台阶上拍合影
    不禁肃然
    原来正确的语
    是时间

    2016/4/23
     

    巴别塔

    二十年了,他们都没变
    不是说身材,也不是说脸
    是他们身上的影子
    越来越浓重,越来越坚固
    仿佛人生是一次漫长的显影
    而命运早已写就
    多么陌生啊
    同样茫然的傀儡
    被禁锢因此被隔绝
    多么羞愧啊,我的无知
    多么肉麻啊,我的好奇
    真应该喝一杯,围着篝火
    读一读
    各自分到的那本无字书

    2016/4/23(入校20周年同学聚会)
     

    氢气球

    六点来钟,我拉开阳台门
    摘外面菜盆儿李的小白菜
    风挺大,柳树甩的很来劲
    初夏的热气一团团抱过来
    我想不起人和具体的过往
    又似乎同时拥有所有过往
    似乎此刻正在消散于所有
    过往,我不仅存在于此时
    此地,不仅在古代和别处
    似乎是真的,我无所不在
    于一个恍惚和另一个恍惚
    的缝隙里,我几乎成功了
    回到幻觉的故乡,和宇宙
    关上阳台门,我站在原地
    松开那正在漏气的氢气球

    2016/4/24
     

    路边的黄月季

    出租车在红灯下暂停
    我偶然聚焦路边一朵
    低头盛开的黄月季
    花瓣在微风中轻轻颤抖
    那生动像是一种邀请
    随即我就感到了陌生

    2016/4/27


    我们东北

    在我们东北
    绿色只有六个月
    另外六个月
    靠喝酒,耍钱
    搞破鞋
    或者狂想,彼岸
    夸张的表演

    我们太穷了
    养不出皮埃尔
    和安德烈
    我们没有上帝
    就没有啊廖沙
    和梅诗金
    我们一无所有
    一无所知
    遭遇了伪文明
    挥霍辽阔的寒冬
    插满鲜艳的塑料
    像哗众取宠的胖子
    悲伤但是难看得
    无法观赏

    这也是命运
    就像这也是一种树木
    绿色只有六个月
    另外六个月
    适合喝酒,耍钱
    搞破鞋
    或者发明文学,荣誉
    和上帝

    2016/5/3

  • 寂寂秋冬

    2016-02-23

    Tag:

    退役

     

    我在地铁上闭着眼睛

    真心实意想睡一会儿

    我知道你此刻目光明亮

    正在检阅每一位旅人

    他们鞋上的尘土

    凝聚你胸中的雨云

    化为海水,热泪和星辰

    你擦亮你的羞耻

    你溶解你的孤独

    你看不见我爱你啊

    亲爱的小兵

    我爱你如气球圆满

    我爱我如果籽结实

    我爱你怜悯我,还希望我知道

    我知道。你不必明白

    我要去睡一会儿

    站岗的人得到月亮

    2015/9/25

     

    灰霾天

     

    早晨总是面包和咖啡

    但是也热热乎乎的

    苹果和梨有点特别

    从表妹夫的家乡寄来

    我们有幸被列入神秘的名单

    初夏总会收到一箱樱桃

    寄件地址是山东栖霞

    啊,栖息的栖,晚霞的霞

    十点钟喝一泡红茶

    送茶的朋友已经两年没见

    他的朋友开了一家茶叶店

    十一点吃一粒蜂胶

    最近几天有点感冒

    正好搭配深秋的灰霾

    感谢互联网和创业时代

    十二点一个深圳姑娘送来

    青椒肉丝和西红柿奶白菜

    配上姑姑给的熏鱼

    和淘宝上一个北京小伙儿

    制作的韩国泡菜

    饭后才第一次望向窗外

    美不再骚扰,世界不再诱惑

    我撑满我的监狱,多么舒适!

    这说法危险,但并不是堕落

    亲人和朋友,水果和茶

    我想从窗外获得的再没有更多

    不断内旋的思虑孤独而自由

    我迎接的与我背离的一样广阔

    2015/11/4

     

    十一月

     

    十一月没有太阳

    雨雪,阴霾,更多时候

    什么都不是的灰,停着

    黑暗也落不下来

    睡像在醒上压了一块玻璃

    醒像在梦中提了一盏灯

    灯像灯的照片,没有光芒

    末日是一个形容词

    就像活人口中的死亡

    可是麻雀依旧跳跃

    银杏准时黄了

    快递甚至比以往更繁忙

    我也只能相信闹钟

    在安稳的课程表上爬行

    键盘一丝不苟,鼠标唯命是从

    热茶的温暖缩成壶形

    片刻就凉了

    那些没能支配我们的

    在身体里溶解

    比行动久远

    比意识深沉

    2015/11/24

     

     

    在巴黎

     

    十四年前

    我还非常年轻

    寒假去巴黎

    投奔朋友

    她也非常年轻

    我们谈论人类

    年轻得

    像真的一样

    阴天我独自去

    拉雪兹公墓

    天短的啊

    午后一过

    树林就红了

    我怀念家乡

    怀念童年的夕阳

    那心情跟此刻

    一模一样

    2015/11/28

     

    风来了

     

    散步的老人回来了

    暖和的季节在傍晚

    冬天则是在正午

    窗外传来不认识的戏曲

    咿咿呀呀在风中

    像起舞的塑料袋

    ——她唱的好么,人类文明这么

    繁复深厚,这是他最能欣赏的、

    最想珍惜的?精心挑选的

    最后一餐的甜点?

    告别时手中仍然紧攥的丝线?

    或者仅仅是最便利的

    ——只为打发无聊

    和静寂,只为在大风中

    强化自我的领域?

    壮年如我端坐桌前

    听见所有以为可以把握的

    都咿咿呀呀飘起来了

    2015/12/2

     

    雾霾哲学

     

    此刻的生活

    一切的理所当然

    视而不见

    像行李一件一件

    清晰沉重

    又似乎可以选择

    火车匀速如静止

    火车开得飞快

     

    对未来的设想

    一切的愿望性思想

    悲观或乐观

    都含糊起来

    退缩不能负责

    细胞暴动,经济祈福

    未知超越概率

    雨落不下来

     

    我们到底被什么决定了?

    上帝之外,还有一个谜

    一个空洞,一团雾霾

    20151225

     

    聚会

     

    二姐回来了

    又赶上节日

    几乎天天聚会

    像情景剧没有休止

    有几句对白扎人

    有几句仿佛很认真

    剩下的都是水上的编织

    语意细密

    注解繁复

    全都毫无意义

    像圣诞树上的彩球

    是节日的标记

    亲密的首饰

    我们在半空中看着我们

    喜笑颜开,滔滔不绝

    我知道不能更好了

    也不能更真了

    我知道角色不能

    带我走得更远了

    剩下一片坚硬空茫

    沮丧,又像是轻轻

    松了口气

    20151228

     

    圣诞和新年之间

     

    圣诞和新年之间

    通常会有一两天空白

    比平常的空白更白

    更密,新旧无言

    20151228

     

    度假

     

    看海,看见未知

    看人,阅读经验

    给往事添油加醋

    玩弄对人生的自觉

    也还是停下来了

    好也停下来了

    成为静态

    像永恒天堂的预告片

    此生不耐受

    越好越恼火

    20151231

     

    按扣儿

     

    以前爸妈房间组合柜

    镜子门下头小抽屉里

    杂乱无章中

    有两个新按扣

    按在蓝色印花纸壳儿上

    刚才看见了,异常清楚

    寒假白色的幽闭

    正在早午寂静的光纱里

    向上向无穷处洞开

    2016/1/8

     

    在厨房

     

    妈妈夸奖我

    同时有点惋惜

    因为厨房的小插板

    和大笊篱

    我不好意思告诉她

    日月江河不会放弃我

    我也不打算沉没

    只是在抽象的尽头

    选择具体就是

    选择活着

    2016/2/4

  • 渐行渐远

    2016-02-23

    Tag:

    姐买了一个紫色毛马甲,问我怎么样,我说,渐行渐远了啊。大笑了一场。

    什么特殊的事也没发生,15年似乎和14年一样,仅仅因为是第二年,就没有那新鲜、庆幸、满足的感觉了。眼看生活干缩,其实并不觉得不好,是理性上担忧这条路不转弯。但是不可能,也许变得比想像的还糟,但是不会跟想像的一样。就这未知是个安慰。

    今天去城里香水味的写字楼,早就计划好了,办完事逛一逛,也许看看商店,甚至去看个展览,虽然我并不热衷于看展览。非常冷,但是晴翠,刚过了十五,连街边的树木都像是带着全新的雄心壮志出发了。半个小时就弄完了,想回家干活。一楼有个咖啡厅,仪式化地坐了一会儿。也不想见朋友,因为没什么可说的。我现在太有主见了,在接受和改变之间的模糊地带,那些毛茸茸的焦虑,幻想,不甘心,都没有了。跟天空树木也你我分明,没有需要投射的情感。这可怎么生活呢。叙述起来简直可怜,但是其实我已经依赖它了,几乎到舒适的程度。咖啡都没喝完,回家做了简单的午饭。打算下午继续干活儿。整个系统全仰仗着认真干活儿。

    昨天工作得挺顺利,乐观起来,觉得再有两年就能完成想象中那本书可以独立出来的一半。然后要休够了再写。高兴了一会儿,当然一直以为自己是盼着出狱的,不急,但是一直往门口挪着。立即就有点恐慌,像姐想像孩子上大学。看《肖申克的救赎》,最震撼的是那图书管理员出狱后自杀。

    现在写的快了,其实是保守了。起初很多大胆的设想,都放弃了。信心不能作假,有多少是多少,也只能认了。 

  • 入秋

    2015-09-17

    Tag:

    暴君

     

    有时候我希望自己是专制国家

    要睡就立即睡着

    要醒就精神抖擞的

    想要爱上谁就能爱上谁

    该做的事坐起来就有兴致

    人生有限,不妨冒险

    民主的长期优势还是算了吧

     

    今天我注意到,我想感受秋天

    就能感受秋天,虽然在意识的监护下

    多少有点不自然,像隔着一层玻璃

    又清楚又遥远,而且不再新鲜

    站在窗口我不知应该看下去,还是离开

    真像一个暴君,驯服了他的人民

    又不能相信他们,拔剑四顾

    心茫然

     

    2015/8/24

     

    电影

     

    零二年春天

    我在伦敦大学打过一个零工

    有一天去秘书那里报账

    秘书是个微胖的黑人女的

    填表格的时候

    一个年轻女人过来

    半倚半坐在她桌上

    两个人笑嘻嘻说话

    秘书拉开自己的抽屉

    拿出两小盒奶精

    咖啡厅常见的那种

    摊在手掌上递给年轻女人

    后者笑着谢着一阵风走了

     

    我甚至看见窗外的绿树

    在午后披满金色的铃铛

    十三年来头一次想起

    就看得如此清楚

    简直像是假的,像

    看过的电影

    但是这是真的

    因为当时心里就想着

    怎么好像电影啊

     

    2015/8/28

     

    看阅兵

     

    外甥今年八岁

    住在建国路旁

    此刻跟他的朋友

    正趴在窗边儿上

    等飞机啊坦克

    大概也往返于电视之间

    毫无意义的奔跑

    他们的童年记忆

    是美好无辜的

     

    2015/9/3

     

    三生万物

     

    人生与小说不一样

    四季与诗歌不一样

    生命与语言不一样

    我与我不一样

    我来回奔跑

     

    2015/8/31

     

    多余的镜头

     

    晚上看了一会儿韩剧

    长篇啰嗦又滑稽的

    完全不可信,也并没有

    要让人相信的企图心

    但是有一下,那个爸爸

    下班回来,半垂着眼

    拎个包,肩膀相当松弛

    敞开的韩式客厅里没有人

    他不疾不徐蹬掉鞋子

    迈上台阶,挪了两步

    在他抬头之前

    在他开口之前

    有大概两秒的寂静

    像是跳针了

    像是弄错了

    忽然就是真的

    忽然就是我对文学的期待

    ——在没有眼睛的地方

    人的孤单是多么自然

     

    2015/8/29

     

    雨中的长安街

     

    没有任何预期

    今天中午我们偶然开过

    雨中的长安街

    没有看见什么

    我只是一直意识到这是

    雨中的长安街

    没有任何怜香

    我就是想要说出这几个字

    雨中的长安街

     

    好像一个用过的礼盒

    好像一句失信的承诺

    好像已经遗忘的恋人的名字

    好像被厌弃的故乡的风雪

     

    深信自己不会陶醉

    才能坦然承认这几个字

    作为语言,很美

     

    2015/9/4

     

    九月初礼拜二下午两点四十五

     

    有微风,吹动干燥的柳树

    但是不够摇响悲伤的杨树

    有鸟叫,此起彼伏,不只一种

    但是与这半阴天一样只是背景

    有些汽车特别暴躁

    像一座矿山穿过耳朵

    随后的静谧特别彻底,又脆弱

    打铁声不知从何处传来

    楼与楼之间我看不见的沟壑里

    老鼠过街,蚂蚁永远在搬家

    一个人刚把汽车停在墙角

    正绕过去检查有没有剐蹭

    墙外的轻轨列车剑气如虹

    更远的西山只有模糊的蓝影

     

    身后的冰箱忽然启动

    冰箱上的吊篮无动于衷

    空荡的房间里万物出神

    留下万物的形体,不能触碰

    只要我愿意,就可以听见

    这白色的深夜的狂欢

    吊兰与柳树赤裸着交谈

    只要我愿意,就可以认为

    人们忙碌着,把世界都忘了

    世界忙碌着,把人都忘了

    只要我愿意,就可以相信

    这一刻宇宙完整,运动有序

    上帝可以放心的离去

     

    2015/9/8

     

    理解

     

    小黄狗立在路中间,昂然凝止

    继而静静扭过头,转身

    到路边草丛里仿佛寻找什么

    等我路过,它才又静静扭头看我

    我赶紧躲开眼睛,也不敢回头

    它始终没有吠叫

    是故意的吗?避开我?

    是在掩饰警觉吗?

    那样若无其事的

    我无法理解,它只有深渊

    没有语言。我以为的理解

    是一场建设性的虚构

    住进去就是人生,总有破绽

    离开就是废墟,然后从头再来

     

    2015/9/14

  • 夏天

    2015-08-17

    Tag:

    夏天意志涣散,写的良莠不齐。热归热,是秋天了。

     

    咖啡厅里只有我自己

     

    阴天的礼拜三下午

    咖啡厅里只有我自己

    音乐毫无遮挡

    像海浪侵犯礁石

    我就要被无限溶解

    临界这一刻无法翻越

    一浪又一浪失败

    洗出可疑的空白

    既像入口,又像拒绝

    我奋力钉下的每一句话

    都如残骸即刻浮起

     

     

    2015/6/10

     

    镜头

     

    有时候正看电视

    照镜子,或者坐在马桶上

    有时候正在浇花

    看见镜头从我的脸上

    摇到旁边墙上,灯上的眩光

    或者窗外蓝天下丰盈的绿树

    风把树叶吹黄了,渐渐稀疏

    镜头回来我已经牙齿掉光

    生命的尾声意外又平凡

    不,一点不伤感

    多谢电影的创造

    让混沌的时刻如此鲜艳

     

     

    2015/5/29

     

    蓝天绿树和白云

     

    树下的长椅多好啊!

    每一个都好!

    怎么搞出了这么多!

    随处都有!

    人类真不该这样!

    老天才可以!

    用美折磨人!

     

     

    2015/7/2

     

    明智

     

    我已经不多情了

    晚饭后的西操

    几百个人走过

    我再也看不见他们的人生了

    看见了也不在意

    我看女人的裙子

    回忆在淘宝遇见时

    以为她们的样子

    她们不凡的样子

    正像我从前以为看到的

    那些人生

    我快要成为一个明智的人了

    明智让人沮丧

    除了对明智本身的嘉奖

     

    2015/7/2

     

    辩护

     

    在语言和本能之间

    画受力分析图

    是一根绳子拖拽

    是一块绸布包裹

    是念心把无种成了有

    是镁光灯把真照成了假

    再看就是灯照着灯

    照成雪盲

    就像疯了一样

     

    用意识观看意识的干扰

    用心率解释唱歌走调儿

    站在六面镜子中间

    按照次序把虚像清点

    用眼睛排成密集恐怖

    真的就像疯了一样

     

    我没有能力发疯

    也不相信疯狂就可以看见秘密

    我不过是在穷尽自己

    作为一种辩护

    不能结束

     

     

    2015/7/8

     

    七月下旬

     

    正午是寂静的

    盛夏寸草不生

     

    光明一无所有

    山顶速度为零

     

    半生幻想落空

    半生接洽阴影

     

     

    2015/7/25

     

    可能

     

    大概零六年

    应该是春天

    但是也又潮又热

    周末我跟姐去棕榈园

    看三楼一套三居室

    有一间做了榻榻米

    木格门又瘦又掉了漆

    让人想要继续住下去

    窗子全给树木糊住了

    湿漉漉绿阴阴侵过来

    我第一次领略南方的诗意

    不需要崇高的天空

    生命震惊于自己的狂乱忧郁

    姐夫说适合作家啊这地方

    继承了家产,搞搞写作,抽个烟

    当然是开我玩笑,我越发大乐起来

    一点没当真。回忆起来才知道

    当时真心实意

    以为那是可能的

    什么都是可能的

    也还是要走到今天

    在又窄又硬的隧道里

    想那虚有一切的快乐

    忘记了飘荡的不安

     

     

    2015/8/3

     

    八月

     

    一样白炽的蝉鸣

    一样黑金的闪电

    为什么觉得是秋天?

    身体里真有一棵树么?

    还是想法吃透了感官?

    意识与存在

    谁更了解四季

    谁又是真的

    来自永恒

     

     

    2015/8/8

     

    在彩超大厅

     

    在彩超大厅

    跟人民在一起

    成为人民

    而不是聂赫留朵夫

     

    我不同情左边

    两侧输卵管积水

    我不同情右边

    流产八次了

    我不同情自己

    自己正感到轻松

    ——从此不比同情任何人

     

    托尔斯泰想错了

    成为人民

    就不会再爱人民

     

     

    2015/8/14

     

    时间

     

    起先只有定位

    六岁,长春

    从来想不起五岁

    大遐毫无意义

     

    后来感觉到位移

    六岁变成八岁

    一间房搬到两间房

    中间一天一天

    像一页方格本儿

    整整齐齐

     

    然后惊叹于速度

    从春到夏这么快啊

    还落叶呢,就落雪了

    自行车轮在长堤上旋转

    柳树一棵一棵后退

    这就是生命啊!

    向前!向前!

     

    现在看见了加速度

    嗯,变化本身正在变化

    慢下来,拐弯儿了

    又并不是回头

    回不去的

    有些东西正在沉积

    又像是污垢

    又像是果实

     

     

    2015/8/17

  • 赞美五月

    2015-05-22

    Tag:

    最好了

     

    放假的时候

    到银行和医院

    社保所和冲印店

    办点事最好了

    带一本小说排队

    比去海滩趴着还好

     

    出门倒垃圾

    比出门看雪好

    走十分钟路去买面包

    比散步好

    停下来给人指路

    好像忽然醒来

    好像刚刚投胎

    真是最好了

     

     

    2015/5/22

     

    篮球赛

     

    下午四点多

    创意园里不知哪个公司

    打起了篮球赛

    场边支起计分板

    还占了一排拉拉队

    小胖子投进一记三分

    啊哟那欢呼声!

    真是带劲儿!

    我忧心他自己不知道

    这就是最好的时光了

    但是没关系

    早晚他会想起刚才

    太阳穿过梧桐树叶

    照在他的眼镜儿上

     

     

    2015/5/21

     

     

    不能拥有海

    但是总能找几棵树

    总能等到大风天

    成为一叶舟

    还是一座岛

    都凭你的意愿

     

     

    2015/5/18

     

    ZOOM

     

    昨天雨如黑海

    今日云如雪山

    如龙虎,如繁花

    如仙人的浮岛

    天神的软袜

    如宇宙中漫游

    的白色梧桐叶

    以蝴蝶的时间尺度

    萎散消亡

     

    不过就是几片白云!

    是不是仰望天空、

    是不是碰壁神秘

    就只能听见一串比喻!

     

    必须否认比喻

    必须怀疑语言

    必须忘记他的视角

    必须相信他的放弃

    相信他的放弃就是信任、

    就是祝福!

    必须相信五月

    相信五月娇绿的梧桐

    梧桐树下的咖啡厅

    咖啡厅里的盛世

    ——哦!风云际会!

     

     

    2015/5/11

  • 北朝鲜的小鱼干

    2015-04-18

    Tag:

    北朝鲜的小鱼干

     

    亲戚去北朝鲜旅游

    送妈一袋小鱼干

    妈不吃给我了

    我也一直没吃

    想起来就畏难

    放坏了会更愧疚

     

    今晚拿一撮炒白菜

    非常香非常悲伤

    北朝鲜真的存在

     

     

    2015/4/18

     

    理发

     

    在咖啡厅结账

    服务生说

    理发啦

    唐山口音

    特别自然

    我想起戴套袖的年代

    生活好像特别严肃

     

     

    2015/4/9

  • 全是书名号

    2015-04-15

    Tag:

    以前不记得在哪,看过《泥土》,很震惊。终于买了《都柏林人》看。特别满意,特别坚信自己懂得作者的心意。读完《死者》,简直想要高歌一曲。我对文学的空想,有一些自己很看重,原来早已经被实现了。真的有点不敢去看《尤利西斯》。

    看了《奥丽芙基特里奇》,篇头像《六英尺下》,人物的那种直接坚决、对自己的忠诚,编剧对心理医生的暗讽,也都像。可能我看的少,是不是这类人物已经常驻美剧了,只有优劣差别,类型固定了。年轻的时候,《六英尺下》给过我很多激励,现在不需要了,竟然就嫌弃起来,不是不好,是隔膜。简直要说东方和西方了。生活中的残酷,是《金瓶梅》那样的,生活中的孤独,是《一一》那样的,都是热闹的,弥散的,然后是脏的。脏本身的力量几乎是压倒性的。《一一》还是刚出来时候看的,也许印象不对,因为奥丽芙,想找出来重看一遍。

    也买了书,越发觉得通俗文学和严肃文学之间没有界限,可能也不是坏事,反正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每次看NBA都热烈地爱美国。